《春天里》感動眾人 媒體撰文冀農民工成歷史

  中國山東網訊 一間出租屋,一把破吉他,44歲的河南搬運工王旭、29歲的東北“北漂”劉剛,兩個光著膀子的男人用蒼涼的嗓音唱出的《春天里》一時間感動了無數人,也讓一個群體的內心世界和生存狀態以別樣的方式呈現在世人面前。

  在繁華光鮮的背后,在城市的某些角落,生活著無數這樣懷揣夢想進城闖天下的人們。因為來自農村,又因為從事的是非農產業,他們被貼上了“農民工”的標簽。這個奇怪的詞語最初是如何創造出來的,如今已難以考證,但詞語背后的權力和傾向卻顯而易見——用“農民”修飾“工”,意在突出的是農民的身份,卻又難以否認他們從事的工人的職業。

  稱謂當中,城市對于這一群體態度的游移和掙扎不難想見——從建筑業、制造業到服務業,城市離不開他們的辛勤工作、默默付出,但城市又擔心不堪重負,不愿敞開胸懷接納他們;稱謂的尷尬,折射出農民工生存狀態的困窘;而稱謂的紊亂,也影響到農民工群體的身份感知的社會認同。

  農民進入城市,有了穩定就業,和城里人一樣為城市建設貢獻力量,有些甚至已在城市生活十多年,但卻仍然享受不到市民待遇。他們的居住只能是“暫住”,大量生活在城中村狹小的屋子或是窩棚里;他們的子女只能“借讀”,大量的只能在老鄉辦的民工子弟學校里接受不那么合格的教育;他們的工資雖然在提高,但是比起城市居民平均工資,差距依然不小……同樣甚至更多的付出,卻得不到應有的回報,這一切只因為一頁戶口紙?

  從總理為農民工“討薪”的非常態化舉措,到一系列政策的出臺和實施,近年來,農民工問題引發各方關注,他們的訴求受到越來越多的重視。今年中央1號文件更首次明確提出,要“著力解決新生代農民工問題”,傳遞出中央對農民工群體不同訴求的深入體察和高度關切。

  “十二五”期間,促進農村勞動力轉移,仍將是我國中長期發展面臨的重要任務。可以說,推進農民工市民化,是我國工業化、城鎮化、農業現代化的社會發展進程中必須直面的問題。而這一進程的推進,離不開政府服務理念的轉變,離不開公共服務能力的提升。

  而農民工市民化進程也已經有了現實的基礎。一方面,農民轉移就業的穩定性得到顯著提升,流動的“家庭化”趨勢明顯。常年在外打工的農民工已經占到較大比重。舉家外出、完全脫離農業生產和農村生活的農民工已經占到一定比例。另一方面,農民工群體的構成正在發生變化,上世紀80年代以后出生、年滿16周歲以上的青年農民工已超過1億人,成為農民工的主體力量,這些新生代農民工融入城市的意愿強烈,正發生著由“亦工亦農”向“全職非農”轉變,由“尋求謀生”向“追求平等”轉變。

  農民工市民化,不僅僅是讓“農民工”的稱謂成為歷史,需要改變的更是整個城市接納農民工的制度環境、物理環境和人文環境。在這個過程中,戶口的轉換是形,服務的分享是實。這當中,需要城市提供充足的非農就業崗位,需要城市居民給予未來的新市民友好和善意,需要政府加快制度創新,根據人口的流入進行相應的城市規劃、公共服務設計,更離不開提供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的財政支持。

  農民工現象終將成為歷史,但這注定將是一個長期的逐步完善的過程。這一過程,需要我們每個人的參與和努力。

 

 

發表評論

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